近来可好

依旧没有改掉,爱把事情做到一半,然后又去做第二件事的习惯。并没有称之为“恶习”,是因为我相信随着时间,终有一天,这种习惯会转变。

——致每次写了一半最后丢弃的文章

常言道:时间过得真快。总觉得说句这样的话,才显得经历过。纵使感叹来时,自己却从未会珍惜接下来。渐渐地,人们养成了“总结过去”,却不“计划未来”。终于,我也“不甘落后”地成为了这样的人。
2013是我转折的一年,但不是转变。生活依然奔跑在路上,也充满希望。通俗讲:交通工具从巴士转为的士了,但还是心疼目的地的突然跳表。哪天我可以无所谓地坐在的士里,无视咪表。也许是开着自己车的时候了。
有时,我会稍稍感到丝毫满足,莫名飘来一股优越感,然后又褪去。长久以来,我总结了:在对比过去的时候,会萌生幸福感;在反思现在的时候,会涌出自卑感。每次踏在从前走过无数次的喧哗的电讯街,我总能过滤掉耳边响着的各种广播、宣传声带,而且不自觉地放慢脚步,“静静地”走着。
街景没变,回忆也如此清晰。
没有忘记当年想买一部iPhone 4,厚着脸皮一家家店问价,我知道自己买不起,知道就算刷信用卡额度也不够,只想让自己听到价格退缩,打消念头;也没有忘记早早起床煮个面,装进没有保温功能的饭盒,中午悄悄拿出来泡点开水就算午饭了,然后跟同事解释最近肠胃不好,吃清淡点,只因楼下10元的快餐自己仍然嫌贵;更没有忘记某个喝了酒的夜晚,转达耳边却烙印进脑海的原话“钟亮以前在学校那么厉害,现在还不如我们”,只是当时听到这样的话,沉默却无力反驳,自己确实也没什么作为。
我常把在江门那段岁月,形容为“不堪”。其实,我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留下,又为什么离去。只是在我的选择初衷里,一开始把“剩下的”,视为前提;后来改为“获得的”。留在江门,最糟还可以有一群无话不谈的好朋友;踏入广州,最好时可以有美好的事业前景。还好,我证明自己做了一个算是正确的决定。触手可及的,我不用再奢望、再忍受和再等待。有热爱的工作、有牵着的左手、有遮雨的屋顶,有充满欢笑的每一天。

生活在一天天变好,对比从前,至少没有还为三餐烦恼。至于发展,只是成长的快慢问题罢了。我心存安慰,在这四年来,经历过起伏,能乘风破浪,也能在颠簸中站稳。我问心无愧,走的每一步,都是自己的脚印,没有人安排,也没有人干涉。这是我个人的选择,最好的交代。

近来可好?近来可好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