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导演的青春(序)

坐在2路公车上,一路摇晃,自己只会跟随着公车的每一次颠簸而抓紧扶手,显得有点被动,我想,在临近毕业的大学终点,是时候准备怀念的动作了。

大学生涯,谈不上传奇的三年,但起码有过收获的季节。每次进出校门,我都会习惯性地探头仰望一下天空,似乎天空下的这片土地,她不应该那么快就不属于自己。

人在,但早就不属于,那种名存实亡的“学生”称号,随时被没收。借这些黯然失色的花草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故事,仅能如此。

——摘自《‎我的日记.2010‎-0‎4‎-‎26‎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